关闭
  您好!欢迎访问南宁市第四人民医院网站  您有什么需要可以联系我们  急诊:0771-5656520  医务科:0771-5624928  院办公室:0771-5625823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
艾滋见证人

发布日期:2015-09-08 17:15:16   作者:彭智鹏   来源:本院   浏览量:274

2009年,我本来毕业于皮肤性病学专业,却在亲友们不解的目光中转入艾滋病领域。当时还没真正见识“艾”为何物,因无知而恐惧,处处如履薄冰。时至今日,通过常年亲密接触和理解接纳艾滋病人,我已在他们身上找到了职场的归属感。

不登泰山,不知山之高;不进入艾滋病人的世界,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个人间地狱。也许走马观花的参观者会觉得艾滋病房充满着祥和安宁,细心悲悯的人在这里却每天都能听到种种不幸。我每次收集艾滋病患者病史,仿佛在收集那个感染者甚至他整个家族的辛酸血泪史。有发病前还对艾滋病人极度歧视者,发病后又巴不得能被全世界接纳;有无知的一家之主为贪一时之乐而躺着中枪,结果传染配偶、儿女,连累全家人;有被判了死缓的危重患者,竟被最后一根叫做“贫穷”的稻草压垮……至于艾滋病科的同事们,那些开朝元老当初是如何说服自己,要一辈子和艾滋病患者打交道的;每个新手貌似顺利地过渡心理适应期,实际上在患者挑战他们的忍耐时,内心经受了何等难以煎熬的挣扎。这些骇人听闻的故事点滴,在我看《绝地阳光》时再次浮现。

我喜欢这本书。当我以艾滋病见证人的身份细读《绝地阳光》里的关键词:职业暴露,医闹,家人的债,发现这是一部代入感很强的纪实作品,每个文字的角落都很易找到熟悉的共鸣。

那些故事都是真的。因为我在场。

我认为,在不知情者的公众面前披露这些历史细节需要谨慎和勇气。因为对于当事人,每段故事都藏着灼人的锋芒,没有人愿意轻易触及那些往事,有人恨不能把那些耳熟能详的名字能从书中隐去。如今已经对外公开,但愿能唤起社会更多的理解和关注,让从事艾滋病的医护人员能获应有的尊重和接纳。

在艾滋病房,一些畸形心理或变态行为已见惯不怪。有的瘾君子躲在厕所偷偷使用针头注射毒品,有的三更半夜把值班医生打得牙齿出血,有的拿到艾滋病确诊单后当众辱骂丈夫三天三夜。可是当我花耐心聆听了他们的倾诉时,发现每个偏激言行的病人背后,都有一份无处安放的难言之隐。当今社会对艾滋病人如此不宽容,是要负一份责任的。因此,我能谅解所有病人的冒犯。

杜丽群护士长正是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挺身而出,成为艾滋病患者黑暗世界的一道曙光。她带头为全身长疱散发恶臭的病人换床单,为母婴阻断的新生儿洗澡,为天疱疮头皮长蛆的病人洗头,为临终的脑梗死病人理发……病人们在社会上饱尝了人间冷漠后,在这里不但身体得到及时救治,饥渴的心灵也被随风潜入夜的爱心滋润。我和杜丽群护士长共事多年,经常被她满面春风的笑容所感染,被她与人沟通时那种沉稳和耐心所折服,难忘于她逆着夕阳的余光向病房长廊尽头走去的身影。她视患如亲,真正做到了让艾滋病患者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。

艾滋病人除了业务救治,更需要顾惜他们内心的孤独、无助、受歧视。这些是医术鞭长莫及的,唯有爱心可以抵达。在仍未研制出有效清除艾滋病毒的今天,爱心的接纳就是遏制艾滋最有效的疫苗。每当看见那些病危患者在床榻角落奄奄一息,时常闻及揪心的咳嗽声和呻吟,整个病房都飘荡着惨淡的气氛,他们仿佛街头冻坏的乞丐在讨要阳光和面包,也在向我们的良心征税。医者如我,若无杜丽群护士长那样悲悯情怀,很容易被繁忙的工作和见惯不怪的麻木感淡化我本有的热心和善心。科室的前辈经常教导我们,医术不足可以慢慢积累,医德一旦泯灭就很难培养了。

20148月,我收治了一名美丽可爱的小女孩,她是在五岁时被性侵感染HIV的无辜者。我曾想用最好的医疗条件尽快给她治好病。可她就是反复高烧不退,所有能用的药都用了,病情还是不见好转,全身反而长满水疱,每一寸肌肤都剧痛难忍。我听着在走廊就可以闻见的孩子哭声,看到父母无助地抱头痛哭,有一种强烈的挫败感。当日新月异的医术无计可施时,我还能应给予病人什么?唯有爱心的接纳、同情心、默默的关怀。当我尝试这样去做的时候,家属便对我心存感激。不久后小女孩开始抗病毒治疗,病情奇迹般一天天好转,我得了不少安慰。

绝处逢生也许是武侠小说的常见套路,但绝地阳光却是每天在我们身边演绎的真人真事。如圣经说,我们成了一台戏,给世人和天使看。耳光、威胁、辱骂、打砸,多少次我们因爱成伤依然不改初心。当我们准备好去爱的时候,也在心理上准备好要受伤。尽管如此,还是要去爱,去呵护,去生命的绝地为迷失的灵魂绽放一缕冬日的阳光。

责任编辑:医院党委办公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