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  您好!欢迎访问南宁市第四人民医院网站  您有什么需要可以联系我们  急诊:0771-5656520  医务科:0771-5624928  院办公室:0771-5625823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当前位置:首 页 >> 新闻中心 >> 传染病案例解读 >> 内容

《罹爱》---一部艾滋病患者的自传

发布日期:2010-04-29 22:44:55   作者:网络办公室   来源:互联网   浏览量:2226

 “对于一个随时可能死亡的人来说,我只想用自己的亲身经历,告诉他人艾滋病的传播和危害。”44岁的艾滋病患者艾人(笔名)将其2年来写的书稿摆在记者面前,书稿足足有5000张,大约10斤重,名为《罹爱》。

  白色T恤、白色短裤,记者眼前的艾人黑黑瘦瘦的,有着一双眼窝深陷的双眼。他说自己有171厘米高,体重100斤左右,之所以穿一身白衣,是为了看起来显胖。艾人说自己曾经是一个玩世不恭的人,吸毒、性滥交、盗窃、服刑,全都经历过。不过他称如果有来生,如果时光能够倒流,这些“毒性”极重的东西,说什么也不去碰。  
  2003年因盗窃罪被捕入狱,2005年确诊为艾滋病患者,之后,艾人想到了自己不堪回首的前半生,想到年迈却仍为他操心的父母,他在狱中开始反省,并用2年时间写下20万字长篇小说,介绍艾滋病人的真实情况,呼吁人们远离毒品。

  从乖孩子到“粉哥”  
  “一个艾滋病者因生活、情感和社会工作压力及思想灵魂的偏颇,从多性伴到吸毒,最后铤而走险成了一个重刑犯的人生经历……”这两段话摘自于艾人的小说《罹爱》,记者看到这本手稿是半自传体小说,字里行间无一不透露出艾人对自己前半生放荡生活的忏悔。大致内容是通过自己的故事和艾滋病知识,告诉他人此病的危害。

  艾人是江北区观音桥人,父亲是一名机关干部,母亲是中学教师,从小接受了良好的家庭教育。“我一直是个乖孩子,吸毒、盗窃都是后来由于工作、感情等各种压力太大,想逃避现实,冲动造成的。”昨日,艾人说起往事无奈而后悔。

  艾人高中毕业后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,对婚姻也不是很满意。1992年,艾人开始吸毒,本来深爱他的妻子也因此离开了他。

  犯盗窃罪进了监狱

  2003年8月14日因盗窃罪被判刑,艾人到四川省某监狱服刑了4年零3个月。

  “我妈妈知道我入狱后,特别伤心,每天以泪洗面,现在眼睛已经看不到东西了。父亲也因脑溢血瘫痪在床,多多少少也有我的原因。现在是妹妹一直照顾他们。”现在,艾人一直躲着父母,两个月通一次电话,每次说不到5分钟就挂了,“我没告诉他们我的居住地址,不想让70多岁的父母再为我担心了。”

  当艾人得知记者想采访一下他的父母和妹妹时,他又是摆手又是摇头,“他们已经为我操碎了心,我不想让他们提到我以前不堪回首的事情后再受什么刺激。”

  艾人说,因为母亲是语文教师,他受到母亲的熏陶,所以文字功底也不错,后来被派到监狱的教育科图书馆协助干部管理文艺宣传队的书籍,这为他着手写书提供了有利的条件。

  
  被查出感染艾滋

    艾人是于2004年12月31日经该预防控制中心HIV(爱滋病毒)抗体检测,确认为HIV抗体阳性。2005年8月26日被诊断为艾滋病病人,次年3月8日开始接受四川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费的抗病毒治疗。 
  “记得那时由于呼吸道衰竭,呼吸已经很困难了,以为自己要死了,脑子里开始回忆自己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。”艾人说,绝望之余,自己就很快冷静下来,觉得很有必要将自己的悲惨经历告诉人们,希望可以帮助他们正确对待人性的不理智和冲动。

  “我从2005年1月1号就开始着手创作这本书。”艾人称,他通过各种渠道收集了大量的艾滋病资料,光平时写的草稿堆起来就有2米高,约有40斤重,而目前已完全成形的手稿有5000页,足足有10斤重。

       写自传警示世人

  今年1月30日,艾人4年零3个月的刑期已满,他带着20万字的书稿回到了重庆。“这几个月来,我一直在整理我的手稿,删减了很多,也增添了很多关于艾滋病的新内容。”艾人称,自己长期以来居无定所。  
  艾人边说边拿出自己的由江北区出具的低保证,“我现在靠低保过活,随时可能走向死亡。在我死之前真希望我的这本长篇纪实小说能够出版,想用自己的真实经历,从心理和生理角度告诉人们珍惜生命远离艾滋病,也算是没有白白在世界上走一遭。”

  “这本书在我眼里是绝对真实的,对一些人可以起警示作用,也很有知识性。”艾人说。

 

附:《罹爱》节选

  “李杰一个人在寒冬的大街从城中向东城方向走去。

  李杰没有打的,也没有坐公交,只是在凛冽寒风中随意的向前走着,他觉得自己是应该清醒的想清楚下一步该怎么办了。就这样,他脑子里乱哄哄的想着,却总也无法冷静下来认真的思考自己未来,他感觉自己算是完了。”

 “李杰头也没回就走出了发廊,他心里感觉是需要去寻求一种什么东西来排遣这无聊的黑夜,就这样,他漫无目的地走着,又看见一间酒吧,于是,他又钻了进去。”  “侥幸”,李杰看到这个词的时候,想到的是现在还有不少人同他当初一样,根本不相信艾滋病会在自己的生活中出现。  
  “晚上回到空荡荡的租住房,他躺在床上整夜不能入睡,李杰被深深的焦虑和担忧折磨着,他无可奈何的望着天花板上单薄的屋脊,像是幻见了一个又一个奇怪的图案,有的像人,有的像鬼,有的像什么怪物,但一会儿图案又变换,变成了倾倒的墙土废墟.....”

责任编辑:医院党委办公室